鸭梨!!

辣鸡初三狗向您问好!!!!!!!随缘更新文笔乐色请见谅嗷。感谢来看我的文,不过就算没人看也要为爱发电!!!!!

碎碎念

最近脑洞好多……构思了一篇犬狼+一篇ggad都是长篇我好想写好想写好想写好想写

……但作业还没写完

……哭


〈塞秋〉Portrait·伍

【碎碎念】

有点跳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啦没啦完结啦反正也是短篇第一篇完结的哈哈哈哈哈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

 

 

 

 

“Cedric……我们赢了……我们赢了……”秋抽噎着说。

 

****************

 

【十九年后】

 

灰色的天空,古老典雅的楼房,时光似乎从未在这里流逝。时隔十九年,秋再一次踏上这片古老的土地。

 

“Cedric……我回来了。”

 

*******************

 

“我要结婚了。”秋打破了沉默。她从包里拿出一支电子烟,淡淡的薄荷味氤氲在房内。卡其色针织衫,深褐色a字裙,尖头高跟鞋,早已不见了当年那个穿着校服一笑倾城的少女,那双翦水秋瞳也变得深沉,带着一丝淡漠。岁月在秋身上无情的碾过,留下她一身的伤疤。

 

“啊……?”

 

“我要结婚了,和一个意大利麻瓜。”

 

沉默。

 

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白色的烟模糊了画像。金色的阳光洒在少年的身上,乌黑的头发,灰蓝色的眼眸,颤动的睫毛,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浅浅的阴影,瘦削的肩膀,十七岁少年最美好的模样。时光在他身上停止了脚步,凝成最美的花。

 

“那……祝你幸福。”

 

“谢谢,我会的。”

 

沉默。

 

世界早已变了样,只有你还如当年那样,那个英俊的少年,风度翩翩,阳光、爱笑。秋苦笑,凝视着窗外。白色的烟寂寞地缭绕,秋的眼眶红了,但她哭不出来。

 

“把我送去Hufflepuff休息室吧。”

 

“……好。”

 

“我爱你,秋。”

 

秋停了一会儿。

 

“我也是,Cedric。”她回眸,眼波流转,笑魇如花。

 

 

 

【写在后面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完我都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塞秋〉Portrait·肆

【碎碎念】

这一话是书信格式~别问我Cedric是怎么收信的hhh因为我也不知道。而且好短好短好短好短好短好短好短。

 

 

 

 

亲爱的Cedric:

你很诧异吧?乖乖女秋毕业以后竟然没有回家!

请放心,我的NEWTs考的很好,成绩单应该过几天就会寄回家来。我也很平安,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暂时不想回家。

请告诫母亲注意安全,黑暗无处不在,更何况她在魔法部工作。

我想你已经听说了,Dumbledore死了。

Hogwarts赢的可能微乎其微,Cedric!!Dumbledore死了,我们失去了与神秘人对战的主力。没有Dumbledore,我们不可能赢。太难了,这太难了。

Hogwarts与神秘人必有一战,因为Harry。在那之前,我会回来,回Hogwarts,不用担心我。请告诉母亲我一切安好,行李也带着,找到地方住了。请让她放心,她一定担心疯了,她现在一定寝食难安。

Cedric,为了你,我一定与神秘人战斗到最后一刻。我可能没有Gryffindor的勇气,但我有对你的爱,对Harry的爱,对学校的爱。不用担心我,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暂时……还不想回来。

相信光明会重新照耀我们。

yours,

秋·张

〈塞秋〉Portrait·叁

【碎碎念】

出现了!!私设!!任何hp里没出现过的就当作是私设吧(笑









秋一手提着行李箱,另一手拿着钥匙,正在费力地拧动生锈的门锁。她此时及其渴望房内传来一阵拖鞋在地上走过的声音,然后母亲为她打开门,微笑着迎接她回家。她可能又在加班,秋烦躁地想。母亲一个人把她带大,但在魔法部的工作过于繁忙,总是撇下秋一个人在家里,和各种各样的书本做伴。秋放弃拧动锈掉了的锁头,“Alohamora!”。



秋在Hogwart的第六年绝对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最不安稳的一年。她回想了一下,糟糕的恋爱,Dumbledore's army,魔法部,太疯狂了,秋心想。不过时隔一年再次回到令人心安的家,秋感觉所有烦心事都被留在了门外。她快步走进再见房间,把手提箱摔到床上,然后以大字型一头倒在自己舒适的深蓝色大床上,盯着天花板发愣。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秋支起身子,画中的少年,关切地看着她。



“怎么了?”



*********************************



“魔法部的事你听说了吧。”秋把画斜倚在床背上,她觉得这样和Cedric说话更方便,至少两人是平视着对方的。“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般都呆在我爸那边的画里,略有耳闻。他又现身了?”



秋艰难地点点头。“是,他还差点杀死Weasley先生,和Dumbledore在魔法部对了几招,跑了。”“Mr.Weasley?他可是个好人,他没事吧?”“多亏Harry及时发现,”秋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Harry说他和神秘人有种特殊的联系……他可以在梦中看到那个人正在做的事,可以感受到那个人的情绪……他看到神秘人攻击Weasley先生了。不过Weasley先生很快就康复了,还要感谢Harry呢。”秋轻轻的说,Cedric听完思考了一会儿。“那你和Harry怎么样了?”



秋沉默地的低下头。她像是思索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不怎么样……算是分手了吧。”



“他欺负你?”



“没有!只是感觉我们都没那么喜欢对方。”



“那为什么你不喜欢他了?”



“Harry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



Cedric好像很惊奇,他愣了一下,又捂着嘴笑起来。



“笑什么……!真是的……”



Cedric笑了好一会儿,“比如?他怎么不懂你的心了?”



“哼……他就是个呆瓜!我问他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他总是闭口不谈转移话题,后来还对我嚷嚷说我老是问他这个事!我一看到他总是想到你……一想到你死了他却幸存了我就很难过,我,我就会哭……他居然烦我总是因为你而哭!真是莫名其妙。”



“我真感动,谢谢你,还有吗?”



“他都不主动吻我!”秋的脸红红的,“还在情人节和我约会的时候约了其它女生!”



“谁?”



“那个Hermione Granger!”



Cedric顿时语塞,这个小兄弟真是不懂女人心啊,唉,果然还没长大。



“……那我呢?”



“啊?”



“我算不算懂你心意?”



“嗯……那还得测试一下……”秋突然露出一个坏笑,“关于秋的快问快答,现在开始!”



**************



“我今天有没有化妆?”



“打了粉底画了眉毛,算有吧。”



“我今天喷的什么香水?”



“虽然闻不到,但是估计是香奈儿十九号香水。”



“我成绩最好的一门课?”



“天文学。”



“我最差的科目?”



“你有学的不好的科目吗?估计也就魔药差一点吧。”



“对。我最喜欢的Quidditch team?”



“Tutshill Tornados”



“我的patronum是什么?”



“……!!你会召唤patronum了?!”



“嗯!是一只天鹅哦!”秋有些得意的笑了。



*****************



秋把Harry建起Dumbledore's army和Umbriddge的事情告诉了Cedric。他边听边鼓掌喝彩——“果然啊,Harry是真正的Gryffindor!”



“嘁,后来还不是不了了之……不过我有种预感,Cedric,”秋严肃地说,“Hogwarts里怕是要有重大的变故了……不过我还是专心准备我的NEWTs考试吧。”







Alohamora—阿拉霍洞开

Dumbledore's army—邓布利多军

Hogwarts—霍格沃茨

Mr.Weasley—韦斯莱先生

Hermione Granger—赫敏·格兰杰

Tutshill Tornados—塔特希尔龙卷风队

Patronum—守护神

Umbridge—乌姆里奇



【写在后面的】

这篇写得好痛苦不知道为咩(。•́︿•̀。)


听雨·雨落微凉

建议配合bgm食用!!  http://music.163.com/playlist/43219994/44010249/?userid=624387391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雨点斜斜地打在窗户上。我爱极这雨声,不急不慌,不冷不热,不卑不亢,淡淡的,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我手捧一杯热咖啡,在窗边的吧台凳上坐下。望着窗外灰色的天空和灰色的城市,心头忽然被浓重的孤独感占据。

尽管是夏季,但由于是雨天,空气中总是带着一丝凉意。从七十余米的高空望下去,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有的打着伞,看起来都在十分着急地赶路,有的被这场雨淋得措不及防,捂着脑袋急匆匆地找地方避雨。一切都是灰色的——灰色的天,灰色的云,灰色的楼房,灰色的城,灰色的人,灰色的雨。车灯亮了起来,被灯柱照过的地方细细的雨丝清晰可见。车又匆匆地开走了,融入了那缓慢移动的红色车尾灯大队中。车急躁的鸣笛声不绝于耳——快要盖住了那淅淅沥沥的雨声。雨天似乎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糟糕了些呢,我心想。不远处的广告牌忽然亮了起来,强烈的光线让我感到不适应。我眯起眼睛,打量着广告上浓妆艳抹的女模特。色彩太强烈了,和灰色的世界格格不入。我搅散了精心制作的拉花,嘬了口咖啡,热咖啡淡淡的苦味在口中漫溢,驱走了阴冷的寒气。秋天要来了,我这样想。咖啡散发的香气占据了我的鼻腔,我深深地把这令人心安的气味吸入肺中。我满意地叹了口气,拿过一本长期放在吧台上的五线谱,摸出一只不知道在哪拿出来的铅笔,把这淅淅沥沥的雨用旋律记录下来。

吧台上的小台灯没有开,我一直认为白天都没有开灯的必要,窗外的日光就足够了。但窗外的冰冷灰色正一点一点渲染进我的小公寓。我擦亮火柴,点了个蜡烛——这是我的一大爱好,用火柴点蜡烛。我认为蜡烛可以让我感到温暖,身体上也是,心理上也是。小小的烛台上跳跃着温暖的橘黄色光芒,烛芯黑黑的,卷曲着身体。火焰很小,但至少不是灰色的,它比车尾灯明亮多了。它可真美,我心想。我盯着这团小小的火,柔和的暖橘色光点映在冰凉的玻璃窗上,映在我的眼睛里。我闭上眼睛,视线里不只是黑暗——还有火焰留下的白白的一团残影。我把它也写进了五线谱之间了,它让旋律听起来更有灵气——灰色实在是太死气沉沉了。

雨下的大了些,那些拍打窗户的声音已经开始难以忽视。风也来了——和雨一起一遍一遍地撞在脆弱的玻璃窗上,玻璃窗有时会发出猛烈的响声,我生怕它什么时候不堪重负突然碎掉了。风吹起了一个女人的伞,我仿佛听到了她咒骂的声音,但又好像因为太远而被风吹散。我忽然想起自己阳台上晾的衣服,虽然只有我自己的一条连衣裙,但我还是从舒适的吧台凳上跳下来,去阳台收了衣服。阳台对面的写字楼亮了一层楼的灯,看上去有些突兀,楼离得很近,我可以看到落地窗内的办公室里老板训斥员工的身影。我光着脚走回室内,开始叠衣服是才发现铅笔还无意识地夹在指间。我随手放到一边,把衣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回整洁的衣柜。可能再过几天衣柜又会变得乱七八糟了吧,我无奈的想。走回吧台面前已经想不起来自己的铅笔放去了哪里,索性窝在沙发上,拿起正在看的犯罪小说看了起来。猫无声无息地走过木地板,跳上我的腿,我就腾出一只手开始抚摸它的脑袋。它满意的伸了伸腿,瘫在我的腿上睡觉。

也不知看了多久,我的大脑已经有些混沌了。复杂的情节和线索让我有些转不过弯来。可能是看的太快漏了什么,我这样想,有空再看一遍吧。天色开始变暗了,蜡烛也已经烧完了。我遗憾的倒掉冷掉的咖啡,去咖啡壶又接了一杯。小心地拿着咖啡杯,我努力让我的步伐平稳,小心翼翼,这样咖啡就不会撒出来,我也不会踩到神出鬼没的猫。我顺路打开了吸顶灯,再把咖啡放在吧台上。一路顺利,我松了口气,从厨房到吧台的路永远都是异常艰险的。天色渐渐暗下去,灯火逐渐亮了起来。我边喝咖啡边把未完成的歌写完,写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我摸摸空空的肚皮,打算去下个面吃。

洗完碗时雨已经停了,房间里的雨声消失了,只有时钟指针的嘀嗒声愈发明显。我在钢琴上试了试刚写的曲子,改了些不和谐的地方,没有收琴,把谱子遗留在谱架上,琴盖敞开着,就去洗澡了。安静的房间里又响起了水流的哗哗声,不知怎么显得有些孤寂。

十点多,可能是因为那杯咖啡,我毫无困意,就继续趴在床上把书看完。外面的灯火依然是那般明亮,但却是安静了许多。路上没有了行人,一切都沉寂下来,但闪烁的灯光告诉我这个城市并未睡去。到了夜晚,城市就不是灰色的了——人们似乎在夜晚才会活过来。五彩斑斓的灯火,让我的小小的公寓看起来也有了些迷幻的色彩。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一个人住怎么样。我回答她说一切都好。她叮嘱我台风来的这几天要减少外出,多备一点食物在冰柜里,不要老是吃方便面。我心里好像有一股暖流淌过,笑着答应了。尽管她不会看见我的微笑,但我的声音一定是带着笑意的,她听到我很高兴,她一定会很心安。我邀请她过段时间来看看我的公寓,我听到她用带着笑意的声音答应了,我顿时感到心安。我趴在床上,听着母亲的唠嗑,窗外霓虹灯的仿佛变得更明亮了。我关了灯,闭上眼,听着母亲告诉我老家的事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逐渐昏沉,慢慢睡去了。

在这个繁忙的城市里,有牵挂,被牵挂,才会温暖,我这样告诉我自己,明天,也会是美好的一天。

〈GGAD〉挽歌

【碎碎念】

 

刚刚又刷了一遍Thirtyfive owls,心碎了一地

 

一点由35猫头鹰联想到的,刀子。如果出现了原文的语句请不要介意35猫头鹰真的写的太好了呜呜呜感觉都不是同人文而是正文了

 

Albus Dumbledore的遗书,凤凰的挽歌。

 

正文开始

 

 

 

 

 

亲爱的盖尔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看到死神在朝我招手。

 

我从未惧怕过死亡,我相信你也是。死亡曾是我们最亲近的伙伴,如今它真正向我迈进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

 

盖尔——对不起——我还是无法正视你,正视那段我不知为何物的情感。我不恨你,我从未恨过你,但我——我——

 

我爱你吗?

 

我不知道。但当我看着阿利安娜冰冷的尸体,看着你离开,我——

 

我想我确实曾将我的真心交付于你,但我不知道——

 

你还爱我吗?

 

不——

 

你爱过我吗?

 

我惧怕知道答案。

 

也许真如你所说,我就是个懦夫,一个混蛋,我不配成为格兰芬多。或许分院帽错了,我根本不是个格兰芬多。

 

我看到窗外有一颗星星死去,又有一个人离开了这个有你我存在的世界。我犯下了滔天罪行,盖尔。如果不是我,阿利安娜就不会死,你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汤姆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哈利也不会为此献出年轻的生命——他是个真正的格兰芬多!勇敢、坚强!我牺牲了太多鲜活的、美丽的生命,将太多的人推入深渊——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真是可笑。我渴望赎罪!我是个罪人。盖尔,我和你有什么区别呢!圣人?我从来都不是圣人,我是罪人。我渴望赎罪。

 

无所不知的邓布利多教授?我什么都不知道。盖尔,我什么都不知道。

 

盖尔,我们活得太久了——或者说,我们本就活在太久太久的过去,我们属于那些逝去的时光,属于遥远的一个世纪以前,属于那个1899年的夏天。也许你我早在那场决斗上就该死去了,不——阿尔和盖尔,阿不思和盖勒特,在那个一切的开始与终结,那个你离开的雨天,就死去了。

 

我们活了太久太久了——我们瞒过了死神,是的,因为我们就应该在那个夏天死去——阿尔和盖尔,阿不思和盖勒特,永垂不朽。但如今,我们都要回到那个夏天,我们也要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而献出自己的生命——微不足道、一文不值的性命。我们都无法掌控死亡——我们甚至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痛苦的、漫长的、罪恶的“生命”。

 

我很高兴,盖尔,我现在可以结束这一切。因为我们活着,才会出现这所有的悲剧,现在我们可以结束它了,世界可以回到正轨了。这世上从未有过什么更伟大的利益——那只是为我们的双手沾满鲜血却无法赎罪而找的借口。我很高兴——我们可以离开了。

 

但我要在最后的一点时间里,为我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做最后的赎罪。

 

盖尔,我们来生再见吧——如果你曾经爱我。

 

阿尔

〈白起x我〉生日快乐

(重新编辑了!!!!!改了一些细节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撒入,在木地板上落下一块正方形的淡金色。本来应该是带有黑色条纹的淡金色,我心想,但自从认识了白先生,家里所有窗户的防盗网都拆掉了——白先生说那是防白网,防盗没什么效果。手链上的银杏,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下不安地浮动着。我冲它们吹了口气,它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吹进了窗户,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我靠在窗台上,冰凉的汽水瓶握在手心,让夏天带来的炎热散了些。窗台上摆了盆绿植,深绿色的叶片上还沾着些露珠。湛蓝色的天空上,一块又一块洁白的云朵像巨大的棉花糖。我听到孩子们的欢笑声,一群男孩儿在窄窄的街道上踢着足球。我咬着玻璃瓶里的吸管,看着窗外的栀子花树上洁白的花儿。对面楼的大爷正在楼下修单车,坏掉的车总是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嗅着清新的栀子花香,吸了口汽水。冰凉在全身满溢开来,我缩了缩脖子,打了个冷颤。风温柔地吹起我的裙摆,吹起挂在墙上的日历——7.29,白起生日快乐。

楼下响起了小黑的轰鸣声。我低头望去,白起穿着白色的衬衫,斑驳的阳光落在了他淡棕色的头发上——看起来像是金色的,他取出一个白色的头盔和一件牛仔外套。风在我的发间流过,缱绻地吹起我的发梢。他笑了笑,温柔地望着我。

我放下汽水,奔跑着抓起茶几上精致的礼品袋。帆布包背在肩上,踩上鞋子,飞跑下楼。

我看到了他,斜倚在摩托车上上,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我三步并作两步,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扑到他身上。我嗅着他颈间好闻的气味——像是海边清新而自由的风,鸣叫着飞翔的海鸥;像是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被风簌簌吹落的银杏;像洁白的衬衫,挽起的衣袖,被风吹起的衣领;像教学楼白色与青色的外墙,轻飘飘划过的纸飞机,砸在篮板上的篮球;像训练场上撕裂空气的子弹,黑色的特警制服,和潇洒的青春。是夏天的味道,是风的味道,是白起的味道。

“生日快乐,我的白先生。”

〈塞秋〉Portrait·贰

【一点碎碎念】

 

第一次写文,文笔乐色,冷cp粮不多只好自割腿肉

 

轻度ooc,原著向,有什么不好请见谅【鞠躬】

谢谢大家,下面正文。

 

 

“如果你想问我是怎么死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Cedric耸耸肩,理了理领带,“你可能得问Harry,他就在我旁边。”Cedric依靠在某个郁金花盆上,又觉得盆太小,只好后退几步靠在画像背景的墙上。“爸爸也真是,多画张椅子不好。”他小声嘟囔着。秋还没从她和Cedric重逢的喜悦和刚才Cedric英俊又风度翩翩的重逢礼中缓过神来,她现在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像只呆头鹅【提一下,秋的patronum是天鹅哦】。她呆呆地看着Cedric在小小的画框里寻找舒适的姿势。“疼吗……?”秋突然小声问。“怎么了?”Cedric连忙走进,关切地问到,“哪里不舒服?”

 

“不是……”秋抬起头,盯着Cedric灰蓝色的双眸,她美丽的双眼中此时又噙满了泪水,睫毛上闪烁着泪花,“神,神秘人在施索命咒的时候,疼,疼吗?”秋抽噎着,看起来让人格外心疼。“说实话,”Cedric叹了口气,“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神秘人杀了我……”“不管是谁!”秋大吼了一声,打断了Cedric的话,“你知道我的心情吗!看到Harry拖着你冰冷的尸体!从那个该死的迷宫里出来!你死都未瞑目!你的表情,非常的惊恐……”秋突然放轻了声,似乎在回忆那个可怕的晚上,又摇了摇头。“我当时,我都傻了,我以为你和Harry在开外笑,我以为你会突然回过神来吓我一跳然后从背后拿出奖杯给我一个惊喜。直到你父亲在你的尸体前嚎啕大哭的时候!我第一反映想的是,为什么死的不是他!不是Harry!而是你,而是你啊——”秋声嘶力竭,她本来站在床上,现在却跪在了画像面前。头发因为泪水粘的满脸都是,裙子被抓得皱巴巴的。床上的被子本来盖的好好的,结果现在变成了一团乱,被套也皱巴巴的,一个枕头也不知道被秋情绪失控时踢到哪儿去了。Cedric沉默了一会儿,他伸出手,声音颤抖,“秋……对不起……我现在……连单纯的抱抱你,或者摸摸你的脸都做不到……我也不想……我……”他叹了口气,举起魔杖,在一朵郁金香上点了一下,那朵郁金香便化作一团花火,秋黑色的瞳仁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最后逐渐熄灭。

 

“这就是我的命吧,”Cedric看着秋,她用手捂住了脸,但泪水从指缝间滴落,打湿了裙子。“Harry和我们不一样,他是天选之子,他是The boy who lived,他是注定要打败You know who的人。而我们,只是普通的霍格沃茨学生,我们没有这样的命,我们只能为他披荆斩棘,帮助斩除他的一切障碍。秋,请你不要恨他……”“我不恨他,Cedric,”秋再次打断了他。“我只是恨,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我不该恨的,我该恨的是神秘人!是他杀了你!但是,但是……”

 

“秋,你是不是喜欢Harry?”

 

“啊?”秋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挺喜欢Harry的,对吧”

 

“我没有!!我……”

 

“好啦好啦,你跟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辩解的。很正常啊,Harry很勇敢,也很善良,坚强,还是个英雄,长的也不赖。你少女怀春,喜欢也正常啦。”

 

“我哪有……!!”秋气急败坏,“你瞎说!!我明明对你很专一的……”

 

“不是的,秋,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对他和他对你,都有意思。秋,你不能老是想着我。我是个死人,我已经死了,你不能把未来放在我这儿瞧,你总不能守寡吧。秋,我知道你是一个需要人爱的人,瞧瞧你的追求者,再瞧瞧你的情史,简直可以出书。”“呸!”秋朝他做了个鬼脸。“你分明就是吃醋!你的前女友也不少好吗!!”少年灿烂地笑了,眼睛弯弯的,眼角挤出了些细细的笑纹。他看着面前急于争辩的少女,头发乱糟糟的,眼眶还是红红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可算是不哭了,少年心想,“明明是因为我长得帅成绩又好Quidditch又打的好……”“是是是,你干嘛种郁金香干不种水仙呢!真不知道我看上你哪点,我这就去和Harry谈恋爱!再见了前男友!”秋说罢便摆出一副有急事要走的样子。“诶诶诶别啊,我这不是让你想开点嘛……男朋友而已,反正你都已经答应做我的妻——”“啊!!!!你不要提这件事情了你记错了!!”秋整个人都羞得头上冒烟了。世人都说Cedric Diggory是个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绅士,可在秋看来,他更像是个幼稚的大男孩。在这个男孩子面前,自己那些心里的小九九和小烦恼全都化为乌有,身为Ravenclaw的睿智和理性也全都抛置脑后。Cedric爽朗地大笑起来,但秋还是赌气决定把他的画像朝里挂,让Cedric天天,至少在暑假期间见不到她的脸,面壁思过。

 

 

patronum—守护神

The boy who lived—大难不死的男孩

You know who—神秘人伏地魔

Quidditch—魁地奇

Ravenclaw—拉文克劳

Gryffindor—格兰芬多

 

写在后面的

 

塞秋真的太可爱辽(❁´◡`❁)*✲゚*

〈塞秋〉Portrait·壹


【一点碎碎念】

 

第一次写文,啥都不懂,ooc,文笔垃圾,语法错乱,请见谅

 

只是突然有想法,想到Cedric死了会不会有画像???然后就写了hhhh

 

故事发生在Cedric死后,原著向,只是对于Cedric“撒手人寰”之后秋身上发生的事的猜测。刚开始大家可能会觉得文风唯美后面为何逐渐沙雕。别问,问了就是我编不出优美词句和比喻了。

 

有很多英文的词,因为感觉很多专有名词类似于名字啊咒语啊这些翻译到中文没之前的味儿,但我也会把中文翻译放到后面的

 

下面正文开始,谢谢大家

 

 

一只谷仓猫头鹰匆匆掠过伦敦铁灰色毫无生气的天空,停在一扇窗户前。精致的雕花窗内,放着一张深蓝色的床,床上放了一排玩偶,一个漂亮的梳妆柜,

一张精致的书桌和满墙的书籍。一个少女枯坐在床上,失去了灵魂一般,死气沉沉。乌黑的长发,精致的容颜,漆黑的双眼却是空洞无神。她呆呆地望着窗户的方向,不知是在凝视那陈旧生锈的窗户上的花纹,还是窗外灰蒙蒙的天,或是根本没有聚焦,只是将“眼睛”这个器官搁置在那里。那只经过了长途跋涉的谷仓猫头鹰可能并不能理解少女的痛苦,也许是不满少女的无视,用喙颇不耐烦地敲了敲紧闭的玻璃窗。

 

少女似乎这时才意识到她的存在。她的双眼重新聚焦在这只熟悉的猫头鹰上,她先是愣了一下,整个人又如还魂了一般,欣喜若狂,可当她打开窗子,取下猫头鹰腿上的信时,双眼中的光芒又在一瞬间熄灭了。是啊,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是他寄的?一定是他爸爸吧。她把信翻过来查看,没有署名。谷仓猫头鹰站她的另一只手臂上,少女便习惯性地摸了摸她的背。谷仓猫头鹰心满意足地抖了抖羽毛,钻进了那个时时刻刻都为她备好了新鲜食物的笼子。

 

秋失落地坐回床上打开信封,取出羊皮纸条,读了起来。信不长,更像是留言。

 

“Cedric的画像已经画好了,他觉得有必要也给你留扇门,画像就在袋子里——Amos Diggory.”

 

几乎没有停顿,秋快速地打开同寄来的施了Undetectable Extension Charm的小口袋,摸了一会儿,触碰到一个硬硬的木框。她全身颤抖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她小心翼翼地将画像从袋子里拿出来,17岁的少年,笑着站在一排郁金香后面,微笑着看着她。

 

“Cedric!!”秋欣喜地看着画像里脸色略微苍白的高个子男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激动地把画像一把抱住。“诶诶诶……”画中的少年愣了一下,无奈地说到,“别急啊,呃,可以把画正一正吗,颠了一路,虽说不太文雅,但我还是吐花里了……”

 

秋也呆了一下,她抹了把眼泪,把画斜着依在床上。她拖了鞋,盘腿坐在他面前,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整整三分钟。

 

“这个开场好像有些尴尬啊……”少年挠了挠头,耸耸肩,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我们再来一次吧?你先把眼睛闭上……”秋的眼眶还红红的,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轻轻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听到少年清嗓子的声音。“可以了。”她睁开眼睛,画像中,阳光倾泻在少年柔顺的黑发上,显得有些朦胧,他蓝灰色的双眼温柔地看着她,纯净得像一谭清澈又波光粼粼的池水,似乎一眼就能见底,映着浮动的阳光,亮晶晶的,弯弯的眼角溢满了笑意。脸颊上泛起的红晕也许是因为羞涩,也许是重逢的喜悦。微风吹起了他Hufflepuff黄黑相间的校服,再辗转至朵朵郁金香边,花儿都轻轻地随风摇曳起来。

 

“嗨,秋,好久不见。”

 

少年咧开嘴,开心地笑了。

 

 

CEDRIC—Cedric Diggory,塞德里克·迪戈里

AMOS DIGGORY—阿莫斯·迪戈里,Cedric的爸爸

UNDETECTABLE EXTENSION CHARM—无形伸展咒

HUFFLEPUFF—赫奇帕奇

 

写在后面的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捏?不过没有人看我也会写的!!写文只是爱好(虽然小学生文笔),没人看我也会写的(๑•̀ㅂ•́)و✧